578年

编辑:扫帚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9 16:56:52
编辑 锁定
纪年
戊戌年(狗年
南朝陈太建十年
北周建德七年,宣政元年
高昌延昌十八年
西梁天保十七年
高绍义武平九年[1] 
中文名
578年
生肖年
狗年
农    历
戊戌
又    名
南朝陈太建十年
北周建德
七年

目录

578年纪年

编辑
北周建德七年,宣政元年
高昌延昌十八年
西梁天保十七年
高绍义武平九年

578年本年年表

编辑
大事记1.公元578年,周宣宇文赟即位,年号宣政元年。
2.公元578年,日本诞生了一家距今1400多年,现在仍然存活,且赢利的家族建筑企业—金刚组株式会社。
3.公元578年,皇帝摩里斯作为将军担任了拜占庭帝国东线的军事指挥官。
4.公元578年,突厥统治者派兵包围攻打甘肃酒泉,当地军民把“火油”点燃,烧毁敌人的攻城工具,打退了敌人,保卫了酒泉城。
5.公元578年,随着查士丁尼的侄子查士丁二世的去世,东罗马帝国奴隶制政权土崩瓦解,拜占庭各地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逝世名人
周武帝周武帝
北周武帝宇文邕(543—578),汉化鲜卑人,小字弥罗突,公元560—578年在位。代郡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人。宇文泰第四子。公元578年,在出征讨伐突厥的路上,宇文邕一病不起,回到洛阳后当天死去。曾用年号:保定(561-565);天和(566—572三月);建德(572年三月-578年三月);宣政(578年三月-十二)。谥号:高宗;庙号:高祖;安葬地:孝陵。
历史纪事 周援军到彭城,吴明彻底大败,与将士三万人均被俘。六月,周武帝死(五四三至五七八)。太子赟即位,是为宣帝。
杂谭逸事
周宣帝沉迷酒色吴明彻兵败彭城
陈司空吴明彻围北周彭城,在城下环列舟舰,攻势甚急。周武帝遣上大将军王轨赴救。陈太建十年(五七八)二月,王轨引兵以铁锁贯车轮数百沈入泗水,以遏阻陈船归路。陈将萧摩诃请领兵袭击周军,吴明彻不许。十天之内,水路被王轨截断,北周大队人马赶来,萧摩诃复请突围,吴明彻命摩诃率骑兵为前军,自率舟师后继。二十七日,陈军决堰乘水势退兵,至清口(今江苏清江北)被周军所设车轮所阻,无法进入淮河。王轨引兵围攻,陈军溃散,吴明彻以下三万余人及大量辎重器械为周所俘获。萧摩诃率骑兵突出重围,与将军任忠周罗睺全师得还。周武帝封吴明彻为怀德公,位大将军,明彻忧愤而卒。
周武帝戴头巾
北周建德七年(五七八)三月七日,周武帝开始戴头巾,以皂纱全幅后袱头发,将头巾裁为四脚。以后唐宋盛行的幞头即始于此。幞头即头巾。
周武帝再诏放免奴婢
北周建德七年(五七八)三月,武帝宇文邕再下诏,令放免奴婢。诏称;故豆卢宁征江南武陵(今湖南沅水下游)、南平(今湖北公安、松滋一带)等郡,所有民庶被虏为奴婢者,悉依去年十一月令同江陵民一并放免。
陈布置对周防御
太建十年(五七八)三月九日,陈宣帝命中军大将军淳于量为大都督,总领水陆诸军事;镇西将军孙玚都督荆、郢诸军;平北将军樊毅都督清口上至荆山缘淮诸军事;宁远将军任忠都督寿阳、新蔡、霍州诸军事,以防备北周的进攻。四月二十一日,樊毅遣军渡淮北,于清口(今江苏清江北)筑城。二十五日,陈弃清口城失守。
周改元宣政
建德七年(五七八)三月二十五日,改元,以建德七年为宣政元年。
周讨伐突厥
宣政元年(五七八)四月二十三日,突厥入寇幽州(今北京),杀掠士民。五月二十三日,周武帝率诸军分兵五路讨伐突厥。至云阳宫(今陕西淳化西北)武帝生病而诏停诸军讨伐。
周武帝卒
宣政元年(五七八)五月,周武帝宇文邕伐突厥途中病倒,令宗师宇文孝伯赴行在所,属以后事,又令其驰入京师镇守,以备非常。六月一日,武帝还长安,当夜疾病发作崩殂。时年三十六岁。武帝死后北周朝臣给他定庙号称高祖,葬于孝陵。

578年大事

编辑
(1)春,正月,壬午,周主幸邺;辛卯,幸怀州;癸巳,幸洛州。置怀州宫。
(1)春季,正月,壬午(十四日),北周国主驾临邺城;辛卯(二十三日),驾临怀州;癸巳(二十五日),驾临洛州。设置怀州的宫室。
(2)二月,甲辰,周谯孝王俭卒。
(2)二月,甲辰(初七),北周谯孝王宇文俭去世。
(3)丁巳,周主还长安。
(3)丁巳(二十日),北周国主回长安。
(4)吴明彻围周彭城,环列舟舰于城下,攻之甚急。王轨引兵轻行,据淮口,结长围,以铁锁贯车轮数百,沈之清水,以遏陈船归路;军中惧。谯州刺史萧摩诃言于明彻曰:“闻王轨始锁下流,其两端筑城,今尚未立,公若见遣击之,彼必不敢相拒。水路未断,贼势不坚;彼城若立,则吾属必为虏矣。”明彻奋髯曰:“搴旗陷陈,将军事也;长算远略,老夫事也。”摩诃失色而退。一旬之间,水路遂断。
(4)陈朝吴明彻包围北周的彭城,将战船环绕排列在城下,攻城很急。北周派王轨领兵轻装前进,占据淮口,结成长长的包围圈,用铁锁连接起几百个车轮,沉在清水河里,用来阻断陈朝船只的归路;军队中动荡不安感到恐惧。谯州刺史萧摩诃吴明彻说:“听说王轨刚开始封锁清水河的下游,在河的两头筑城,现在还没有建起来,您如果派我去攻击,对方一定不敢抵抗。水路没有阻断,贼势不会牢固;等到他们的城建成,我们就会成为对方的俘虏。”吴明彻掀起胡子,说:“拔掉敌人的军旗冲锋陷阵,是你将军的事情;长谋远略,是我老夫的事情。”萧摩诃吓得脸上变色退了出来。十天之间,水路终于被阻断。
周兵益至,诸将议破堰拔军,以舫载马而去,马主裴子烈曰:“若破堰下船,船必倾倒,不如先遣马出。”时明彻苦背疾甚笃,萧摩诃复请曰:“今求战不得,进退无路。若潜军突围,未足为耻。愿公帅步卒、乘马舆徐行,摩诃领铁骑数千驱驰前后,必当使公安达京邑。”明彻曰:“弟之此策,乃良图也。然步军既多,吾为总督,必须身居其后,相帅兼行。弟马军宜速,在前,不可迟缓。”摩诃因帅马军夜发。甲子,明彻决堰,乘水势退军,冀以入淮。至清口,水势渐微,舟舰并碍车轮,不复得过。王轨引兵围而蹙之,众溃。明彻为周人所执,将士三万并器械辎重皆没于周。萧摩诃以精骑八十居前突围,众骑继之,比旦,达淮南,与将军任忠周罗独全军得还。
北周军队越到越多,陈朝的将领们商议破坏堵水的土堤将军队撤离,用船只装载马匹退走,马军主将裴子烈说:“如果破了土堤将马匹放下船,船一定会倾翻,不如先将马匹送出去。”当时吴明彻背上长疮病得很重,萧摩诃再次向他请求说:“现在求战不得,进退无路。军队如果秘密地突围,也不足为耻。希望您率领步兵、乘马车慢慢地前进,我带领几千名铁骑在前后来往奔驰,崐一定能使您平安地到达京城建康。”吴明彻说:“老弟这个计策,是个好办法。然而步兵很多,我是总督,必须在队伍后面,率领他们一起行动。老弟的马军应当行动迅速,走在步兵前面不能迟缓。”萧摩诃因此率领马军在晚上出发。甲子(二十七日),吴明彻决断土堤,乘水势撤退军队,希望从这里进入淮河。到清口时,水越来越浅,水军船只被沉在清水河中的车轮所阻挡,无法通过。王轨带领军队将他们包围起来并加以收缩,陈朝军队溃败。吴明彻被北周捉住,三万将士以及军队的器械物资都被北周吞并。萧摩诃率领八十名精骑兵在前面突围,其余的骑兵在后面跟随,早晨时,到达淮河南岸,和将军任忠周罗的军队得以保全回去。
初,帝谋取彭、汴,以问五兵尚书毛喜,对曰:“淮左新平,边民未辑。周氏始吞齐国,难与争锋。且弃舟之工,践车骑之地,去长就短,非吴人所便。臣愚以为不若安民保境,寝兵结好,斯久长之术也。”及明彻败,帝谓喜曰:“卿言验于今矣。”即日,召蔡景历,复以为征南谘议参军。
当初,陈宣帝打算夺取彭州、汴州,询问五兵尚书毛喜的意见,毛喜回答说:“淮左平定不久,边地的百姓还不稳定。周国刚吞并齐国,很难和对方争高低。况且放弃乘船作战的擅长,来到平原地区骑马乘车打仗,避长就短,这不是南方人所熟习的。以臣的愚见不如安抚百姓守护国境,停止用兵和周国结成友好关系,这才是长久之计。”吴明彻被打败以后,宣帝对毛喜说:“您以前的话现在证实了。”同一天,召见蔡景历,复官任职为征南咨议参军。
周主封吴明彻为怀德公,位大将军。明彻忧愤而卒。
北周国主封吴明彻为怀德公,位于大将军之列。吴明彻忧愁愤怒而去世。
(5)乙丑,周以越王盛为大冢宰。
(5)乙丑(二十八日),北周任命越王宇文盛为大冢宰。
(6)三月,戊辰,周于蒲州置宫。废同州及长春二宫。
(6)三月,戊辰(初一),北周在蒲州营建宫室,废除同州和长春二宫。
(7)甲戌,周主初服常冠,以皂纱全幅向后发,仍裁为四脚。
(7)甲戌(初七),北周国主初次戴平日用的帽子,用整幅的黑纱从前向后包扎头发,并裁成四个帽翅。
(8)丙子,命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淳于量为大都督,总水陆诸军事,镇西将军孙都督荆、郢诸军,平北将军樊毅都督清口上至荆山缘淮诸军,宁远将军任忠都督寿阳、新蔡、霍州诸军,以备周。
(8)丙子(初九),陈朝任命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淳于量为大都督,总管水路和陆路的军事,镇西将军孙都督荆州、郢州的军队,平北将军樊毅都督清口上到荆山沿淮河一带的军队,宁远将军任忠都督寿阳、新蔡、霍州的军队,以防备北周的军事行动。
(9)乙酉,大赦。
(9)乙酉(十八日),陈朝大赦全国。
(10)壬辰,周改元宣政
(10)壬辰(二十五日),北周改年号宣政
(11)夏,四月,庚申,突厥寇周幽州,杀掠吏民。
(11)夏季,四月,庚申(二十三日),突厥入侵北周的幽州,杀害抢劫当地的官吏百姓。
(12)戊午,樊毅遣军渡淮北,对清口筑城。壬戌,清口城不守。
(12)戊午(二十一日),陈朝的樊毅派军队渡过淮河到了北面,对着清口筑城。壬戌(二十五日),清口城失守。
(13)五月,己丑,周高祖帅诸军伐突厥,遣柱国原公姬愿、东平公神举等将兵五道俱入。
(13)五月,己丑(二十三日),北周武帝率领军队征讨突厥,派柱国原公宇文姬愿、东平公宇文神举等领兵分五路并进。
癸巳,帝不豫,留止云阳宫;丙申,诏停诸军。驿召宗师宇文孝伯赴行在所,帝执其手曰:“吾自量必无济理,以后事付君。”是夜,授孝伯司卫上大夫,总宿卫兵。又令驰驿入京镇守,以备非常。六月,丁酉朔,帝疾甚,还长安;是夕殂,年三十六。
癸巳(二十七日),北周武帝生病,留在云阳宫;丙申(三十日),下诏所有军队停止行动。派驿使到长安召宗师宇文孝伯赶到武帝所在的地方,武帝崐握住他的手说:“我自己估计不能痊愈了,以后的事都托付给您。”这天晚上,授给宇文孝伯司卫上大夫的职位,总管宿卫兵。又命令他骑上驿马到京城镇守,防备非常事件。六月,丁酉朔(初一),武帝病情严重,回长安;在当天夜晚去世,年三十六岁。
戊戌,太子即位。尊皇后阿史那氏为皇太后。宣帝初立,即逞奢欲。大行在殡,曾无戚容,扪其杖痕,大骂曰:“死晚矣!”阅视高祖宫人,逼为淫欲。超拜吏部下大夫郑译为开府仪同大将军、内史中大夫,委以朝政。
戊戌(初二),皇太子宇文即位。尊称皇后阿史那氏为皇太后。北周宣帝刚即位,便放肆地奢侈纵欲。北周武帝还没有殡葬,他毫无悲伤的样子,抚摸以前被棍棒所打留下的伤痕,大骂道:“死得太晚了!”察看北周宣帝后宫的女子,强迫她们满足自己的淫欲。越级封吏部下大夫郑译为开府仪同大将军、内史中大夫,把朝政委托给他。
己未,葬武皇帝于孝陵,庙号高祖。既葬,诏内外公除,帝及六宫皆议即吉。京兆郡乐运上疏,以为“葬期既促,事讫即除,太为汲汲。”帝不从。
己未(二十三日),将武皇帝埋葬在孝陵,庙号高祖。葬事刚结束,便下诏朝廷内外脱去丧服,让朝臣议论皇帝和皇后、妃嫔换穿吉服。京兆郡乐运周宣帝上疏,以为“葬期已经很匆促,葬事刚完就不穿丧服,太焦急了。”宣帝不听。
帝以齐炀王宪属尊望重,忌之。谓宇文孝伯曰:“公能为朕图齐王,当以其官相授。”孝伯叩头曰:“先帝遗诏,不许滥诛骨肉。齐王,陛下之叔父,功高德茂,社稷重臣。陛下若无故害之,则臣为不忠之臣,陛下为不孝之子矣。”帝不怿,由是疏之。乃与开府仪同大将军于智、郑译等密谋之,使智就宅候宪,因告宪有异谋。
北周宣帝因为齐炀王宇文宪位高望重,对他很忌恨。对宇文孝伯说:“您如果能为朕除掉齐王,就把他的官职授给您。”宇文孝伯叩头说:“先帝有遗诏,不许滥杀骨肉至亲。齐王是陛下的叔父,功高德重,是国家的重臣,陛下如果无缘无故地杀害他,那么我就是不忠之臣,陛下就是不孝之子了。”宣帝很不高兴,从此对他疏远。宣帝便和开府仪同大将军于智、郑译等人密谋,派于智到宇文宪的家里去伺探,诬告宇文宪有阴谋。
甲子,帝遣宇文孝伯语宪,欲以宪为太师,宪辞让。又使孝伯召宪,曰:“晚与诸王俱入。”既至殿门,宪独被引进。帝先伏壮士于别室,至,即执之。宪自辩理,帝使于智证宪,宪目光如炬,与智相质。或谓宪曰:“以王今日事势,何用多言!”宪曰:“列生有命,宁复图存!但老母在堂,恐留兹恨耳!”因掷笏于地。遂缢之。
甲子(二十八日),宣帝派宇文孝伯传话给宇文宪,想任命他为太师,宇文宪表示推辞。又派宇文孝伯召宇文宪,说:“晚上和其他王公一起来。”他们应召刚到殿门,宇文宪被单独领进去。宣帝预先在别的房子里埋伏了壮士,宇文宪一到,就被捉住。宇文宪为自己辩护说理,宣帝就叫于智和他对证,宇文宪的目光如火,和于智对质。有人对宇文宪说:“以你今天事情的趋势,何必多说!”宇文宪说:“死生有命,我难道还想活吗!只是老母亲还在,感到遗憾而已!”因此把朝笏扔在地上。宇文宪被绞死。
帝召宪僚属,使证成宪罪。参军勃海李纲,誓之以死,终无桡辞。有司以露车载宪尸而出,故吏皆散,唯李纲抚棺号恸,躬自瘗之,哭拜而去。
宣帝召来宇文宪部下的官吏,要他们证实宇文宪的罪行。参军勃海人李纲,以死起誓,始终没有乱说。官吏用没有帷盖的车子载上宇文宪的尸体出了殿门,宇文宪从前的官吏都散走了,只有李纲抚摸着棺木号啕痛哭,亲自将宇文宪埋葬,大哭拜别而去。
又杀上大将军王兴,上开府仪同大将军独孤熊,开府仪同大将军豆卢绍,皆素与宪亲善者也。帝既诛宪而无名,乃云与兴等谋反,时人谓之“伴死”。
宣帝又杀掉上大将军王兴、上开府仪同大将军独孤熊、开府仪同大将军豆卢绍,他们都是素来和宇文宪亲近的人。宣帝既然杀掉宇文宪而没有罪名,便说他是和王兴等人密谋造反,当时人称王兴等人为“伴死”。
以于智为柱国,封齐公,以赏之。
任命于智为柱国,封齐公,作为对他的奖赏。
(14)闰月,乙亥,周主立妃杨氏为皇后。(14)闰月,乙亥(初三),北周国主宣帝宇文立妃子杨氏为皇后
(15)辛巳,周以赵王招为太师,陈王纯为太傅。
(15)辛巳(初九),北周任命赵王宇文招为太师,陈王宇文纯为太傅.
(16)齐范阳王绍义闻周高祖殂,以为得天助。幽州人卢昌期,起兵据范阳,迎绍义,绍义引突厥兵赴之。周遣柱国东平公神举将兵讨昌期。绍义闻幽州总管出兵在外,欲乘虚袭蓟,神举遣大将军宇文恩将四千人救之,半为绍义所杀。会神举克范阳,擒昌期,绍义闻之,素衣举哀,还入突厥高宝宁帅夷、夏数万骑救范阳,至潞水,闻昌期死,还,据和龙。
(16)北齐范阳王高绍义听说北周高祖已死,以为得到了上天的帮助。幽州人卢昌期起兵占领范阳,迎接高绍义,高绍义引来突厥兵去那里。北周派柱国东平公宇文神举率军讨伐卢昌期。高绍义听到幽州总管出兵在外,想乘虚袭击蓟州,宇文神举大将军宇文恩率领四千人去援救,被高绍义杀死一半。恰好宇文神举攻下范阳,生擒卢昌期,高绍义听到噩耗,穿上白色丧服举行哀悼,退回突厥高宝宁率领夷人和汉人的几万骑兵去救范阳,到潞水时,听到卢昌期已死的消息,返回,占据和龙。
(17)秋,七月,周主享太庙;丙午,祀圜丘。
(17)秋季,七月,北周国主到太庙祭祀;丙午(十一日),到圜丘祭天
(18)庚戌,周以小宗伯斛斯徵为大宗伯。壬戌,以亳州总管杨坚为上柱国、大司马。
(18)庚戌(十五日),北周任命小宗伯斛斯征为大宗伯。壬戌(二十七日),任命亳州总管杨坚为上柱国、大司马。
(19)癸亥,周主尊所生母李氏为帝太后。
(19)癸亥(二十八日),北周国主对亲生母亲李氏尊称为帝太后。
(20)八月,丙寅,周主祀西郊;壬申,如同州。以大司徒杞公亮为安州总管,上柱国长孙览为大司徒,杨公王谊为大司空。丙戌,以永昌公椿为大司寇
(20)八月,丙寅(初二),北周国主到西郊祭祀;壬申(初八),去同州。任命大司徒杞公宇文亮为安州总管,上柱国长孙览为大司徒,杨公王谊为大司空。丙戌(二十二日),任命永昌公宇文椿大司寇
(21)九月,乙巳,立方明坛于娄湖。戊申,以扬州刺史始兴王叔陵为王官伯,临盟百官。
(21)九月,乙巳(十一日),陈朝在娄湖建立方明坛。戊申(十四日),任命扬州刺史始兴王陈叔陵为王官伯,和朝廷百官立盟效忠皇室。
(22)庚戌,周主封其弟元为荆王。
(22)庚戌(十六日),北周国主封弟弟宇文元为荆王。
(23)周主诏:“诸应拜者,皆以三拜成礼。”
(23)北周国主诏令:“应当对皇帝朝拜的,都以三拜成礼。”
(24)甲寅,上幸娄湖誓众。乙卯,分遣大使以盟誓班下四方,上下相警戒。
(24)甲寅(二十日),陈宣帝驾临娄湖对众官盟誓。乙卯(二十一日),分派大使将盟誓对全国宣布,使上下互相告诫防备。
(25)冬,周主还长安。以大司空王谊为襄州总管。
(25)冬季,十月,癸酉(初十),北周国主回长安。任命大司空王谊为襄州总管。
(26)戊子,以尚书左仆射陆缮尚书仆射
(26)戊子(二十五日),陈朝任命尚书左仆射陆缮尚书仆射
(27)十一月,突厥寇周边,围酒泉,杀掠吏民。
(27)十一月,突厥入侵北周边境,包围酒泉,屠杀抢掠当地官吏百姓。
(28)十二月,甲子,周以毕王贤为大司空。
(28)十二月,甲子(初二),北周任命毕王宇文贤为大司空。
(29)己丑,周以河阳总管滕王为行军元帅,帅从入寇。
(29)己丑(二十七日),北周任命河阳总管滕王宇文为行军元帅,率众侵犯陈朝
参考资料
  • 1.    邹纪万.中国通史 魏晋南北朝史:九州出版社,2009年
词条标签:
年表 历史年代 历史 中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