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解疯情

编辑:扫帚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2 14:17:34
编辑 锁定
青春不解疯情》于2004年11月1日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作者是曾尹郁
中文名
青春不解疯情
出版社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装    帧
平装
品    牌
北京精典博维
类    型
书籍
ISBN
7539127562
ASIN
B00116PMZK
条形码
9787539127569
页    数
238页
出版时间
2004-11-01
作    者
曾尹郁
字    数
146000
页    数
238
纸    张
胶版纸
真情描述了一群活泼少年的高中生活。认真体味着成长的意义,在急速变化的世界中寻找着爱的真正含义。他们在相互的关爱中学会相处,学会如何认真地对待生活,坚持着人性中本质而难能的纯真。虽然其中不乏淘气、受挫、叛逆,甚至有过伤害,但依旧保持微笑,以倔强而勇敢的姿态面对生活,真挚地向往着未来的美好。?《青春不解疯情》是曾尹郁继《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少年》之后第二本青春物语式的长篇新作。本书延续了曾尹郁一贯的冷静、幽默、感人的文字风格,呈现出又一种真实的少年人生。

青春不解疯情作者介绍

编辑
曾尹郁,湖南常德人,一九八三年出生,读过四年幼儿园,因为个子太小;读过四年高中,因为傻子回头。现在湘潭大学学习法律专业,著有小说《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少年》

青春不解疯情图书目录

编辑
青春不解疯情
  附录一:关于本书的“白话”——主要人物现实生活延伸版
  附录二:主人公之一“耗子”的自白

青春不解疯情文章节选

编辑
耗子是很小的时候就和我在一起玩的哥们。小学时我和他是一对一的学习竞争对手,那时老师总喜欢用竞争的方式激起小孩子的学习热情,谁考试分数高就给谁的名字后面贴一面小红旗,在我们天真无邪的眼睛里,红旗是被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很珍贵。所以,红旗最多的人就最强悍。后来老师觉得天天剪小红旗太辛苦,大拇指都肿得像大脚趾了,还要花钱买红纸,于是就改用红色水彩笔画,可惜老师小时候没上过图画课,红旗画得都跟三角裤似的。
  耗子就是班上得“三角裤”最多的人,我是第二。这的确让我很惭愧很没面子,要是我比他帅那都好说,至少心理可以平衡一点,但是根据我们年级的女生评出的“小龙队”(那时很流行“小虎队”,校门口全是卖“小虎队”贴纸的小贩,大街小巷都在播“小虎队”边用哑语打手势边唱的“对那流浪的白云,说声我爱你……”所以我们的女同学们就想评我们学校的“小龙队”),耗子就是“霹雳龙”,而“乖乖龙”和“小帅龙”也没轮到我,我就连把耗子干掉的念头都有了。可惜那时我又不敢打他,因为他妈妈就是我们数学老师。耗子妈妈和我妈妈经常在一起打一种叫“跑符子”的纸牌。我妈妈很会赌博,经常赢耗子妈妈的钱,耗子妈妈输了钱回家就会很不爽地叫他背诵《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所以我最多只能希望我妈妈多赢点钱曲线报仇。
  我对耗子态度的转变是出现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那时我们四年级,身体里有用不完的能量,对什么都觉得牙痒痒恨不得咬上一口。那天是星期天,我们学校组织看电影,电影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电影散场后我们都很激动,歪戴着红领巾,像刚打了激素一样。一个小子提议说去一个鬼屋看看,我们问什么鬼屋,小子说那个鬼屋在电影院后面大院子里。他家就住在那个院子里,他半夜撒尿的时候曾经看见一个脖子很长头很小的驼背人在那间房子前迈着细长干枯的双腿走来走去。他说那人的脖子和腿都太细长,就是骨头外面包了层皮;背又实在太驼,似乎蹲下就成了个大圆球。他还穿一身很宽大的毛衣,午夜寒风中,衣角微微扬起,喉咙里发出低沉而浑浊的声音——现在想起来那小子不当作家实在是太可惜了。
  然后,一个叫丁一的家伙把清鼻涕一抹,往油亮的灯心绒外套上一揩,说:“同志们,我们出发!”丁一是我们班打架最厉害的男生,据说他还有内功,就像天蚕神功一样,我们都敬他几分。还经常向他学习怎么修炼内功,希望得到他的指点。
  见他开口我们于是纷纷响应。但是先要有武器,我身上别着一把弹弓,那是我爸爸亲手给我削的,还被我妈狠狠地骂了一顿,说万一打到眼睛怎么办。我妈也太把我当白痴了,谁会朝自己脸上拉弓?于是我做了冲锋队员。
  我们来到鬼屋前,门前有一间用木板盖的小房间,小房间上只有一个小洞,里面什么都看不清。我们透过窗户朝鬼屋里看,屋子里面很昏暗,阳光没力气似的照在一张窄窄小小的钢丝床上。
  我们感到这屋子阴气很重,寒冷极了,还没看清楚什么,突然,一个身影从房里闪了出来——脸是绿的,就像青蛙的皮肤,贴着玻璃窗,两只眼睛看着我们,血红血红!
  我们吓得一下子全从窗沿上摔了下来,疼不疼的也不知道了。里面传出来很暴躁很响亮的声音:“干什么!站住!”然后是急促的脚步声。
  我那时边撤退边拿出弹弓,从兜里掏出石子,拉开弓,瞄准那扇门。门开了,“鬼”追了出来。我一弹弓准确地打在“它”肥大的鼻子上,“鬼”哀号了一声,放弃了追赶我们的念头,而是大骂着打开了门前那个小房间的门。
  丁一他们见我打中了绿脸妖怪,都不跑了,很雀跃地欢呼:“噢!鬼怕疼喽!”
  小木门一开,一只像鸡爪一样的脚伸了出来,然后是肥大的身体,秃秃的鸟头,细长的脖子。原来那小子说的午夜怪物就是这玩意儿!这是一只鸵鸟啊!
  鸵鸟好像很听绿脸妖怪的话,它张开翅膀就朝我奔来,一张嘴张得老大,喉咙血红。
  我都快吓死了。当时我离那玩意儿最近,看见它比我爸爸还高,一下连跑的劲儿都没了,双腿一软一屁墩摔在地上。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害怕——它就快要咬到我啦!
  身后的家伙显然平日只认识菜场可爱的家禽,没有和这庞大的家伙打过交道,他们哭喊尖叫着跑开了——丁一跑得最快。
  鸵鸟真的很可怕,它的脚趾甲很锋利,尖尖的秃嘴大张着,仿佛要被撕裂开来。突然,它发出一声尖厉干涩的叫声,就像汽车的橡胶轮子和柏油路面发出的激烈的摩擦声。
  我抱着头,心里想它会先咬我哪里呢?
  这时,耗子却拾起了我的弹弓和子弹,狠狠打在了鸵鸟的秃头上。
  一发、两发……鸵鸟闪躲着,“嘎嘎”叫着,差点摔倒在我身上。耗子就像小兵张嘎,双眼喷出熊熊的怒火,弹无虚发。
  鸵鸟害怕耗子,转身就逃,耗子踢了我一脚,大声喊:“快跑,快跑!”我爬起来和耗子一起撒腿就跑,我仿佛还听见鸵鸟在后面大声地骂,它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绿脸其实也不是什么妖怪,他是剧院的演员,演京剧的。
  从此,我和耗子的关系就很好了。我常请他在校外吃一元三角钱的肉丝木耳粉。我直到现在还是很怕鸵鸟,就算是在电视上看到都很怕。
  耗子小时候真的很可爱,而且必须承认,以前我还以他为学习的榜样,这是我的秘密,一直没跟他说起过。但是耗子在小学仿佛只是认真长肉去了,当我们因发现女孩子直来直去的身体慢慢变得弯弯曲曲而分泌唾液的时候,耗子还是不食人间烟火似的那么不喜欢和女生交往,他甚至还能在值日的那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点名批评我们班上的班花,弄得班花号啕大哭,让我们众多男生都觉得他如此暴殄天物该遭天谴。
  耗子那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回家玩“小霸王486”学习机,他也经常邀我一起玩,玩《魂斗罗》,玩《超级玛丽》……回家后我也不依不饶地要我妈给我买学习机。我妈妈问:“有什么用呢?”我说:“‘小霸王’学习机,三十天学打字!”我妈妈看到儿子这么勤奋好学,于是很高兴地给我买了一台。之后,我成天和我爸爸一起玩游戏,我妹妹话还不会说也凑在一旁瞎叫唤,我妈妈很是恼火,说要封机,而且要用正规的封条,谁拆封条就剁谁的手,除了她自己。
  我想,这也就是我妈妈到现在为止一直很讨厌电脑之类科技产品的根本原因。她用一个月的工资为儿子满足梦想,但却成了跨世纪的遐想,这具历史意义的遐想最终在去年变成了现实——我用一台借来的电脑敲出了一本小说,我终于能用键盘写字了。全家得知此事如中六合彩一样高兴,只差没为实现梦想设宴大庆了。而我又从此落下一个毛病,说话时总是不自觉地抖动手指,说一个字手就会在空气中敲出相应的字,还不忘漂亮地回车,不知情的人都以为我得了帕金森氏症。
  我的小霸王再没启过封,最终在搬家时遗失了。也许很久以后地球人会挖出一块化石,上面还有两条写了字的纸条的痕迹,那正是我母亲大人的手书,毛笔字很漂亮:擅启封者,去其手。
  而耗子就不同了,他家待“小霸王”如待上宾,直到后来家家户户买了VCD才让那可怜的机器离开了客厅最显赫的位置。耗子虽然成绩很好,但生性孤僻寡言,身为教育工作者的妈妈自然担心儿子的心灵健康,为让耗子的孤寂得以发泄,为耗子指了一条坦途——不久耗子又成了我们中最早买电脑的人。
  在我眼里耗子实际上是个傻子,他根本不是孤僻,而是不会和女同学交流。他只爱着他的“小霸王”和他惟一的朋友——我。发育开始长毛后,他终于爱上了一个女孩,那女孩就是家喻户晓的《仙剑奇侠传》中的女主角林月如。他爱得天翻地覆,房子里贴满了林的海报,床头还用一个精致的相框放了林的照片,宛如遗像。耗子把《仙剑》玩了十三遍,每玩必哭。有时半夜他妈妈被儿子房中“嘤嘤”的哭声惊醒,毛骨悚然,于是去一座遥远的庙里请了尊菩萨,面门设坛,香火不断,大搞封建迷信,耗子在房子里云蒸霞蔚差点儿成了烤鸭。成日受着熏陶耗子慢慢有了向佛之心,幸好是在社会主义新中国,要是早几个世纪,耗子去天竺求取真经的心都有了。
  所以严格地说,黄蓉不是耗子的初恋。
  我们小时候生长在一个小县城,名为“汉寿”。当年关羽爷名为汉寿亭侯,当然与汉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总之汉寿就是汉寿,位于湘江支流沅江分流北门河中流地段,地势多为平原,气候湿润多雨,盛产鱼米。小学老师为了激发我们的自豪感特意教了我们“鱼米之乡”这个词,我好激动,差点儿尿了裤子。这种激动一直延续到小县城的一次人民大运动之后才宣告结束。
  那些年鱼价大跌,渐渐卖得比大蒜还便宜,把全县的猫养得都跟“哆啦A梦”似的。然后有个勇士开始尝试养鳖,也就是王八,一夜暴富,成为县城的传奇。那勇士五短身材,在电视上穿一身名牌西服,袖口的标签都没剪,举起黑黝黝的被无数王八争先恐后咬过的手,激昂万千地用方言大喊了一句:“养中华鳖,致富快!”全县轰动,原来王八都有泱泱中华之称!于是人民运动开始了,带着还未消尽的爱国热情,纷纷投入到饲养王八运动中来。鱼塘里的鱼遭了灭顶之灾,泥鳅、青蛙连带灭族。那时我的洗脚盆被爸爸强行征收,养了一盆大粪颜色的王八羔子。不到一年,我家的王八全死于脚气,我爸爸哀怨连连后悔莫及:“当初怎么会用洗脚盆养呢?”而全县的饲养王八事业却蒸蒸日上,人们越富越挖池养鳖,弄得全县王八总数是人口总数的几万倍。全县在入县区的国道上立了很雄伟的牌子,实际情况是人们想修一道凯旋门,又怕激起正在投资修路的法国人的民族仇恨,因此横跨阳光大道的牌子上书:欢迎来到中华鳖之乡。直译为:欢迎来到王八羔子王八爷爷的老家。
  那些年小县城的建设的确得到了极大改观,什么都繁荣起来了,什么都开放起来了,连电影院的门口都用了特大的宣传栏。左书:莺飞草长杂花生树听春声,右书:会当凌绝一览众峰看波涌,上书:今日放映香港最新最刺激最火爆的艳情片《XXXX》。
  我们背着沉重的书包路过电影院时总会激动得忘记一天的疲劳,心潮澎湃不能自已。也就是因为那最富特色的电影宣传,我从小就牢记了很多古诗,最终在应付高考上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但那时我们这些身体开始觉醒的家伙们面对香艳刺眼的图画心里是何其挣扎啊!
  但耗子却没有挣扎。他潜意识里觉醒的人性慢慢沉积下来,开始发酵,最终成了烈性的二锅头。那二锅头在他初中的时候终于超出极限,化成一头想要狂袭却被缚住的野猪,撒开蹄子疯狂地挣扎了起来。

青春不解疯情编辑推荐与评论

编辑
耗子就是班上得“三角裤”最多的人,我是第二。这的确让我很惭愧很没面子,要是我比他帅那都好说,至少心理可以平衡一点,但是根据我们年级的女生评出的“小龙队”(那时很流行“小虎队”,校门口全是卖“小虎队”贴纸的小贩,大街小巷都在播“小虎队”边用哑语打手势边唱的“对那流浪的白云,说声我爱你……”所以我们的女同学们就想评我们学校的“小龙队”),耗子就是“霹雳龙”,而“乖乖龙”和“小帅龙”也没轮到我,我就连把耗子干掉的念头都有了……
词条标签:
出版物 其他书籍 书籍